主页 > 景阳冈娱乐官网 >

百米危峦上的逆行者——记铁路抗洪英雄黄伟的

发布时间:2018-11-29

央广网西安11月28日消息(记者王晶 通讯员 唐 茹 李 悦 杨 超 柴钟琪)个头不高,黝黑的肤色,如果“7·12”宝成铁路抢险抗洪英雄黄伟脱下那件橘黄色的救援服,在人群中并不显眼。

作为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汉中工务段乐素河桥隧车间主任,黄伟早年从父亲手上接过养护宝成铁路接力棒,成了“铁二代”。今年7月12日,陕南略阳县城被洪水倒灌后,公路中断、通信中断、供电中断,宝成铁路白雀寺隧道上方的猫儿山出现滑移式连续崩塌。

为守护钢铁大动脉的安全畅通,黄伟和上千名抢险人员展开了持续16天的艰苦鏖战。

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汉中工务段乐素河桥隧车间主任黄伟(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生死半小时

“脚下的山路一步三滑,人根本就站不稳。我紧紧抓住前面的树木,手脚并用往上爬,心里只想着赶紧摸清状况,第一时间把病害情况传回去。”虽然时间已过去许久,但黄伟每次向队友讲述几个月前的抢险现场时,仍觉惊险。

今年7月12日,山城略阳被淹后,乐素河桥隧车间干部职工在雨中巡查时,发现宝成铁路王家沱至乐素河区间227公里处右侧护坡裂缝,出现鼓包,他们立即果断拦停了正在区间运行的一列货车。

彼时,接到水害险情信息,黄伟当即赶到现场,确认护坡暂时稳定,限速放行了货车。随后在扩大范围检查时,他发现隧道北口仰坡也出现了裂缝。

“当时天已经黑了,雨一直在下,不时还有落石滚到线路上。根据经验,我判定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塌方。想到这,我立马带人上山检查。”黄伟向记者回忆道。

白雀寺隧道上方的山体叫“猫儿山”。黄伟和工友们登上山,发现了15米长的裂缝,导致铁路护墙开裂。险情超出了想象。面对随时可能出现塌方的山体,还继续上山不?如果上,万一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如果不上,又怎么把险情搞清楚?黄伟犹豫了一番,对工友们说:“你们不要上了,我一个人去看看。”

面对随时可能出现塌方的山体,黄伟选择继续上山救援(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天黑路险,黄伟摸索着又往山上爬了20米,发现护墙开裂得更严重。他大声警示山下的工友们:“赶紧下山,进北头隧道去避险”,黄伟用手电筒开路。就这样,他逐渐摸清了山上15至20道台阶式护墙全部拉裂、越往上护墙拉裂越严重等情况,并第一时间上报。

检查完护墙,黄伟又往山上攀爬了三四十米,没有发现新的险情。在下山时,他又面临一个新的选择:往北走还是往南走,北边是安全的,走北边的话南面隧道仰坡情况就检查不到了,如果走南面,就要通过随时可能垮塌的山体,人身安全难有保障。

黄伟调转方向,选择了危险的南面山体,向白雀寺隧道上方的危岩攀爬。

果然不出所料,爬了不到30米,黄伟发现了一个深坑,下陷区20米长、六七米宽、50厘米深。他赶紧拍了照片,避开塌陷区下山。可是,漆黑的雨夜里,在密布的丛林深处,他迷路了,还扭伤了左脚,被困在一棵树上。

7月13日4时许,黄伟被抢险人员救下山,他立即将山上的情况向抢险指挥部做了详细汇报。没过多久,轰隆一声巨响,半座山坍塌。黄伟说:“那一瞬间,我惊出了一身汗,因为塌方的地方,正是我检查经过的地方。”

冲向坍塌的危峦

一夜之间,猫儿山崩塌7.5万立方米,白雀寺隧道北口被全部掩埋,泥石覆盖线路100余米,接触网受损400米。7月12日晚,中国铁路总公司技术专家和西安局集团公司干部职工就地驻扎,成立现场抢险指挥部。13日清晨,指挥部决定成立排险队,由黄伟所在的乐素河桥隧车间在坍塌体上部进行刷方作业,将松动山体上的浮石敲掉,为机械进场做准备。

坍塌体上的刷方作业与平日扫山不同,难度超出想象。没有上山的路,抢险人员要背着土镐和撬棍,抓着安全绳、系着安全带登到150米高、坡度近乎90度的山顶,身体悬空像蜘蛛人一样,从上向下清理危石和悬空的树根桩。

黄伟正在上山抢险救援中(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黄伟几乎一夜未眠。他戴上安全帽,一瘸一拐登上坍塌的山体。其他职工见状纷纷跟着他,一步一步攀到最危险的地方。站在山头上,黄伟和工友们一手抓着安全绳,慢慢从滑坡边缘下去。坡面上到处是尖锐的岩石,一不小心就会划破手臂。他们身体几乎悬空,在放绳的瞬间往下一跳迅速找到落脚处,让自己保持平衡。

“我悬挂在塌体坡面时,不敢抬头,也不敢回头。很多次,我们正在作业,山体又塌方了,头顶不断有碎石滚下来,脚下是翻滚的嘉陵江,望一眼,胆战心惊。”黄伟坦言自己也曾害怕,但他没有时间去细想,而是一门心思地清除危石。

抢险攻坚的“夫妻兵”

7月15日,在抢险现场,汉中工务段后勤小分队新增了一名女队员。她是黄伟的妻子叶静,自愿给抢险一线的工友们送饭。实际上,她心里还藏着一份小心思。

抢险正争分夺秒地进行中,因为会让运送物资的车辆,叶静坐着送饭的轨道车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现场。她沿着铁路走向塌方点时,看见换休的职工横七竖八地躺在避车洞里,有的在一堆料具里睡着了,有的坐在木板上打起了鼾……这些人里没有她日夜牵挂的丈夫黄伟。

天色暗下来时,又一批抢险人员筋疲力尽地从山上下来。叶静瞅见了黄伟,赶紧打好饭菜迎上去。黄伟见了叶静,意外而惊喜。他吃完饭,叶静帮他在左脚上喷了药后,小声问道:“你让人把结婚戒指带给我,是啥意思?”

黄伟这才想起来,那晚上山,他心里没底,就取下戒指让工友捎给媳妇,万一自己发生什么意外,让媳妇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没想到叶静想歪了。他赶紧解释说:“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弄丢了,让你先帮我存着。”

叶静半信半疑地点点头,看到黄伟受伤的左脚肿得跟面包一样,深深感受到丈夫身上背负的压力。

抢险正争分夺秒地进行中(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 供图)

黄伟的父亲是宝成铁路建设者。1996年,黄伟在父亲奋斗过的宝成铁路干起了养路工,22年来从未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而此次灾情恰巧在车间管内。叶静决定用行动支持黄伟,每天跟随后勤小分队到现场,趁吃饭时间给丈夫喷喷活血药物,晚上再回家陪伴正上高中的女儿。

宝成铁路抢险期间,一会儿艳阳高照,一会儿暴雨倾盆。煎熬时刻,叶静和黄伟并肩奋战在抢险一线。黄伟说,他清理坍塌体危石时,最多的时候一天下去五六次,每下去一趟全身就湿透了,汗水、雨水交织在一起。每次累了、倦了,他都会向山下的人群里望两眼,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他知道那里有最爱最亲的人和自己一起在奋战。

7月28日17时,历经16天的艰苦鏖战,宝成铁路顺利抢通,全线恢复通车。看到货车安全通过白雀寺隧道,黄伟的泪水夺眶而出,他觉得,“只要组织需要、工作需要,即使面临生死考验,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守护宝成铁路大动脉安全畅通。”

Copyright © 2002-2011 景阳冈娱乐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