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景阳冈娱乐游戏 >

88岁郑小瑛登台国家大剧院

发布时间:2017-07-20
尤其当《尘世之歌》的乐声响起,歌唱家们伴随着悠扬的旋律唱出了散文诗一般的唱词时,观众们惊讶地发现,这部诞生于一百多年前遥远异国的作品竟然有着那么多唐诗的印记

423188082017-07-20 06:44:09.088岁郑小瑛登台国家大剧院8257375国内国际艺术频道/enpproperty-->

日前,88岁高龄的指挥家郑小瑛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搭档年仅12岁的大提琴手徐暄涵和歌唱家孙砾、王丰、杨光,共同带来了名为“尘世之歌:郑小瑛演绎马勒与拉罗”的音乐会,为观众们演奏了爱德华·拉罗的《D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和奥地利著名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前后期的代表作品《流浪少年之歌》、《尘世之歌》(又译为《大地之歌》)

指挥台上,一头银发的郑小瑛动作利落干脆,站着指挥了整场两个多小时的音乐会,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曾三度患上癌症的老人当最后一个音符收尾,郑小瑛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欢呼和掌声除了负责当晚的指挥,马勒两部作品的中文配歌也是由郑小瑛完成的例如,第一乐章《叹世酒歌》化用了李白的《悲歌行》开头一段“杯中美酒散发迷人芳香,朋友且慢,听我唱一支歌!我歌唱忧伤,让你快乐的心房啊一齐唱”的唱词正是脱胎于李白的“悲来乎,悲来乎主人有酒且莫斟,听我一曲悲来吟”能够让观众们在聆听时不再只对着洋文一知半解,而是能从极具画面感的歌词中体会到作曲家的心情,这对郑小瑛来说,就是她此次演出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1907年,马勒愤然辞去了维也纳皇家歌剧院乐队指挥的职务后,遭遇四岁的爱女夭折,又发现自己患有心脏病,连番的打击使马勒的心境跌至谷底而就在此时,他读到了由德国汉斯·贝特格自由翻译的中国古诗集《中国之笛》,引起了他强烈的共鸣他从中选择了七首古诗,完成了这部由六个乐章组成的交响乐套曲《尘世之歌》

在郑小瑛看来,这部“中为洋用”的作品,是应当被老百姓知晓的,“原来在那么远的地方,有个外国人用唐诗写了一首交响曲,来宣泄他的感情”马勒的作品在中国演过多次,但基本都是采用德文原版,坚持以中文版演出的,大概只有郑小瑛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郑小瑛曾带领中央歌剧院的演出团在天津演出过中文版歌剧《茶花女》,39场演出,能坐两千人的第一工人文化宫场场爆满,这次经历给郑小瑛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因为用的是中文,大家懂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还有许多人跟我说他们记得当年我们演出的情形”郑小瑛说道,“西方的歌剧能够和中国的观众走得这么近,这才值得我们为此付出劳动”

幕后

不要让艺术离中国人越来越远

“我们比昨天合作的时候又进步了一些”,郑小瑛说,“节奏比昨天更好,我们也更加了解彼此我相信晚上的演出一定会成功的”

不同于许多人对指挥家抱有的严厉而张扬的印象,郑小瑛耐心温和又有“人情味”这位培养了吕嘉、王羽佳等高徒,一手创建了爱乐女乐团和厦门爱乐乐团的功勋级大师,私下里却没有一点儿架子她爱和大家聊天闲谈,像个小女孩一样拉着陪伴自己演出的老伴儿在昨晚正式演出前的彩排上,郑小瑛一直在不断地鼓励因排练时间紧张而倍感压力的乐团成员但就在演奏进行到《尘世之歌》的第六乐章《告别》时,郑小瑛却突然“挑剔”了起来,“这个地方的字幕打上‘葬礼’了吗?”她停下来向工作人员问道,“一定要打上这两个字,你打上之后,观众马上就能明白了”

为了能让大家真正“明白”《尘世之歌》,配歌时,郑小瑛付出了许多努力除了参考已有的英译本,她还专门找到了廖辅叔的德译版手稿“配歌很有讲究的,语句的重音要和音乐的重音放在一起,四声要吻合,句法要吻合,音节要吻合,乐曲中间的连线不能断开要讲究音乐,还要讲究语言,这是要花费很多时间的”,郑小瑛说,“这次在北京演出,我特别希望大家能注意到这个中文配歌”

古典音乐和西洋歌剧对许多中国观众来说是“阳春白雪”,不由自主地对其敬而远之,这是郑小瑛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她认为,艺术从业者们的态度要为这样的现象负很大责任:“我知道自己这次的演出是反潮流的现在我们的演员海归了,他们在国外学的是原文,所以回来也要用原文演出,许多剧院花大价钱把外国的名团请进来,演的都是原版,我觉得这不是为大多数中国观众服务的态度我们演一些外国的曲目,证明我们也会,这无可非议,但我们不能一部中文的作品都不做经典作品应该离观众近一点,不是高高在上的,如果你在大众面前高人一等,你的音乐也不可能走进大众”

(实习记者 高倩 摄影 牛小北)

Copyright © 2002-2011 景阳冈娱乐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